高考作文不要滥用网络词,等网络语言

作者:和谐校园

南方日报讯(记者/吴敏 实习生/何亮)前日,新华社一篇关于网络语言“入侵”中小学生作文的报道在网上引发热议,许多家长发帖表示,孩子受网络语言“毒害”太深,应当引起重视。“满嘴的‘杯具’,‘酱紫’,都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在广东中小学中,这种情况是否普遍?对于规范汉语写作,专家们又有何建议?记者采访了北京大学(微博)中文系教授张颐武、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张柠,与一线的老师们共同探讨这一话题。

晨报讯“给力”、“神马”、“有木有”等网络语言如果用在高考作文中,阅卷老师会如何给分?昨天,华东师大中文系教授周宏的答复是,公众接受程度高的网络语言能用,但若贸然使用普及率低的网络用语、网络符号等就有风险,会被以错别字扣分。

“给力”、“神马”、“有木有”等网络语言如果用在高考作文中,阅卷老师会如何给分?昨天,华东师大中文系教授周宏的答复是,公众接受程度高的网络语言能用,但若贸然使用普及率低的网络用语、网络符号等就有风险,会被以错别字扣分。

晚报记者 杨玉红 报道

调查教师称广东情况不严重

现在中小学生中网络语言聊天非常普及,如“大虾”表示“大侠”,“餐具”就是“惨剧”,“酱紫”表示“这样子”,“out”就是过时了,“有木有”表示“有没有”等。有的学生甚至热衷将这些网络语言应用到作文中,认为是一种时髦。

现在中小学生中网络语言聊天非常普及,如“大虾”表示“大侠”,“餐具”就是“惨剧”,“酱紫”表示“这样子”,“out”就是过时了,“有木有”表示“有没有”等。有的学生甚至热衷将这些网络语言应用到作文中,认为是一种时髦。

“偶系穷银,木油米!”这句让不少人看后不知所云的话,出现在竞赛作文里。在近日举行的“外研社杯”第25届上海市中学生竞赛颁奖典礼上,“Q言Q语”即网络语言的运用引起评委们的关注。网络语言该不该进入作文?对此,周刊专门采访了多年参与高考[微博]作文阅卷的专家,请他为考生指点迷津。

虽然网络语言横行,但广东的中小学老师普遍反映学生的作文中出现网络语言属于偶然情况,并不严重。“有的学生会在作文里使用‘给力’,但是会加上引号。像这种我们能够理解的词,我们不会把它算作错别字,但是像‘酱紫’这种很偏的、一眼看上去不知道什么意思的,我们就会算作错别字。”广东省中学语文教学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华师附中语文科组长邹寿元说。

但是,在周宏看来,考生在作文中可以运用一些网络语言,增强作文的生动性,但是不能滥用。比如“给力”、“神马”等是被公众熟知的词语,阅卷老师能理解,不会有问题,但如果用一些比较生僻的词语,比如“大虾”、“酱紫”、“有木有”等,只是聊天中好玩的用词,阅卷老师理解不了,就会被当作错别字扣分,因此尽量要慎用。还有一些笑脸、哭脸等网络符号以及外语单词等,也不要夹杂在作文之中。上海高考作文每错一字扣一分,扣满三分为止。

但是,在周宏看来,考生在作文中可以运用一些网络语言,增强作文的生动性,但是不能滥用。比如“给力”、“神马”等是被公众熟知的词语,阅卷老师能理解,不会有问题,但如果用一些比较生僻的词语,比如“大虾”、“酱紫”、“有木有”等,只是聊天中好玩的用词,阅卷老师理解不了,就会被当作错别字扣分,因此尽量要慎用。还有一些笑脸、哭脸等网络符号以及外语单词等,也不要夹杂在作文之中。上海高考作文每错一字扣一分,扣满三分为止。

七成学生认同网络语言的“风趣”

广州市五羊小学老师许秀萍告诉记者,虽然与学生在日常口头交流、QQ签名上会出现一些网络语言,比如把“有没有”说成“有木有”之类,但他们在写作文时会注意分辨哪些词语适合或不适合。

对于考生常进行猜题、背文章等考前准备,周宏认为多是白忙。“从历年经验来看,考生猜中作文题目的几率几乎为零,所以没必要花时间猜题押题。背各类妙文段落来给作文加分的做法更是不可取。”

对于考生常进行猜题、背文章等考前准备,周宏认为多是白忙。“从历年经验来看,考生猜中作文题目的几率几乎为零,所以没必要花时间猜题押题。背各类妙文段落来给作文加分的做法更是不可取。”

网络语言究竟是古老汉语的新时代烙印,还是将纯洁的汉语引入歧途?究竟是现代汉语的积极发展,还是颠覆传统的文字游戏?本次作文竞赛的主办方之一——《中文自修》杂志社,针对全市中学生进行调查,结果显示,网络语言颇受中学生的欢迎和追捧,超过50%的同学认为网络语言风趣、流行、有活力。即便如此,只有不到10%的学生表示,自己会在作文中使用网络语言。大部分同学表示:不使用网络语言的原因不是因为自己不喜欢,而是因为老师和家长[微博]不允许。

建议收进《新华字典》就可用

□记者 董川峰

更多信息请访问:高考频道 高考论坛 高考博客圈

网络语言的出现实际上是语言更新和丰富的过程,作为一种语言实践,网络语言以新奇、简单、幽默等特点在中学生中大行其道,更是证明了其生命力和活力。譬如将近70%的被调查者表示自己被网络语言的“风趣”这一特点吸引,而这正是网络语言较之传统规范汉语所独有的特点。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张柠认为,文字是与时俱进的,每个时代都有它特定的语言规范,因此像网络语言这种新兴词汇的出现也是很正常的。他强调,学生在作文中运用某些网络语言能够增强作文的时代感和生动性,但是不能滥用。

更多信息请访问:高考频道 高考论坛 高考博客圈

记者采访发现,很多家长和老师对网络语言进入作文,持反对态度。“只要有时间,我都会看孩子的作文,检查是否使用了网络语言。”本届作文竞赛的一位获奖者的家长陈女士告诉记者,每天晚上,孩子都会上半个小时的网,了解有什么最新的流行词语,以便于第二天和同学进行交流。同时,细心的她还发现,女儿会在自己的习作中使用网络语言。“很多网络语言,都不知道想表达什么意思?有些还是错别字。”对此,陈女士给女儿定了一条规矩:可以和同学说网络语言,但是,写作一定不可以使用网络语言,避免给为自己的考试和升学带来“不安全因素”。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也持同样观点,他建议对网络语言应当区别对待。在他看来,网络语言被允许在写作中使用需要符合两个标准:一是词语已经约定俗成、意思被公众熟知;二是必须符合语法和修辞规范。“比如‘鸭梨’的意思和‘压力’是一样的,使用‘鸭梨’只是为了好玩,这样没有太大意义和价值,但‘给力’能够被公众接受,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不仅生动有趣,本身也有独特的别的词语所不能替代的含义。”另外,他还提醒,像“躲猫猫”和“我爸是李刚”这样与新闻事件有关的网络语言会慢慢退出公众视野。

评委对网络语言持宽容态度

邹寿元表示,在课堂上会提醒学生谨慎使用网络语言,只有像“给力”这种《人民日报》都用过的才能用“冒然使用其它网络词语是有风险的,毕竟学生是要过高考(微博)这一关的。当然,如果网络语言很普及了,被收进《新华字典》也是有可能的,那时我们肯定会允许他们在作文里使用了。”

多年从事上海市高考作文阅卷工作的专家、华师大中文系周宏教授是本次竞赛的评委评委之一。他表示,在本次作文竞赛中获得一等奖的作文,绝对是高考作文的一类卷。他提醒各位同学和家长,请不要约束自己或者孩子的真实想法。高考作文的评判标准是非常开放,非常宽容的。没有个性的文章,没有思想的文章,没有真情的文章是不可能在高考中获得一类卷的,而我们的竞赛作文恰恰是有个性、有思想、有真情的。

更多信息请访问:高考频道 高考论坛 高考博客圈

本届作文竞赛中,部分文章中出现了网络语言,引起评委们的关注。“对待网络语言,我们持宽容的态度。”周宏介绍道,“网络语言”需要更清楚的界定,在网络上所使用的语言并不等于“网络语言”。比如,“浮云”一词只是在网络上出现的比较多而已,而其实“浮云”一词早就有了,“浮”了几万年了;再说,网上“打酱油”这样的词汇,我觉得很好嘛,它不过是赋予了这个词汇以新的涵义,而不是错别字。

反对网络语言中的错别字

曾经有中学老师表示,一些已被实体媒体使用的“网络语言”,如“神马都是浮云”,运用到作文中去,是可以接受的。对此,周宏教授表示了不同的意见:“浮云”是可以的,“神马”是不可以的。因为“神马”是汉语拼音输入法打错之后出现的错别字。网络语言中的错别字是不应该在我们主流语言的阵地中出现的。

周宏说道,如果想表达“今天,我很激动”,可以把“激动”写成“鸡冻”吗?它在网络中确实可以生存,但是要想到主流语言的阵地里来走一走,对不起,不可以!我们反对的是这种网络语言中的错别字。比如说“灰机”,这是错别字+读音错误;再比如说“杯具”,“杯具”是悲剧,这个“杯具”会成为将来中国的语言吗?作为一名大学老师、语文老师,其态度很鲜明,坚决反对这种错别字。

所以,无论是作文竞赛还是高考作文,阅卷评委对网络语言是区别对待,宽容要与严格相结合。如果你在作文中出现“给力”,这就无所谓了,因为“给力”不是错别字;而今年最不给力的就是“hold”,因为它已经“hold不住”了——太陈旧了,因此,请不要再“hold”了,更何况,这个词它根本上是一个英文单词。

本文由澳门旧永利和新永利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