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救病母放弃考研日夜守候,下辈子还跟你一起

作者:和谐校园

原题:大四女生备战半年考研[微博],却在报名后接到妈妈病重的消息

楚天都市报讯 本报记者吴质 摄影记者胡九思

母亲查出患上尿毒症不久,女儿在一次体检中,也被查出患上尿毒症。为救妈妈,女儿带病外出,欲用有限的生命时光,找份工作,挣钱为妈妈做透析,延续妈妈的生命。女儿的孝心行动,感动无数市民。为救妈妈,姐弟俩外出打工“这家人太不幸了,请你们关注一下,呼吁社会伸出爱心之手,帮他们一把吧。”6月20日,市民张先生致电记者,称地区医院内科病房有个尿毒症患者,其女儿也患上尿毒症。为救母亲,女儿放弃治疗外出,欲挣钱救妈妈。当日,记者赶到地区医院,在内科大楼6楼24号病房见到了患者徐冬莲。据徐冬莲的丈夫陈开军介绍,他家住铜仁市鱼塘乡牛场坡村槐花坪组。2009年8月,42岁的妻子徐冬莲到温州一家锁厂打工,半月后全身出现浮肿现象,当地医院诊查为血压高所致。11月初,徐回到铜仁,住进铜仁市人民医院治疗近一个月,病情仍不见好转。12月底,徐住进地区人民医院治疗,医生检查之后,要患者转院到外省大医院治疗。2010年1月2日,徐在重庆西南医院被确诊为尿毒症。徐患上尿毒症后,女儿陈丽、儿子陈国亮只得外出打工挣钱为妈妈治病。孝心女儿,体检查出尿毒症陈开军告诉记者,因家庭经济条件差,在西南医院治了近一个月,花光打工数年的积蓄后,只得将爱人带回家,用中草药治疗。5月初,徐的病情加重,再次住进地区人民医院进行透析。5月初,灾难再次降临到这个贫寒家庭:5月初的一天,在广东省佛山市高明区打工的陈丽,离开一间小厂,欲进入一间大厂,在进厂体检时,被查出患上了与母亲同样的病:尿毒症。正在地区医院治疗的徐冬莲得知女儿的病情后,欲出院放弃治疗,但却遭到女儿的反对。为让妈妈得到顺利治疗,她回铜仁不到半月,向父亲要了车费,再次去往广东,欲找份工作,继续挣钱给妈妈治病。“我女儿才20岁,住在她姑姑那里,因没有钱,无法住院治疗;由于有病在身,工作也难找到。”陈开军抹了把泪,说,“我爱人催我把女儿叫回来治疗,她放弃治疗。妻子和女儿,都是我最疼爱的人,我谁都不想放弃。”“我想上班,我要救我妈妈!”记者通过电话辗转联系上远在广东的陈丽。陈丽告诉记者,目前她仍呆在姑姑的出租屋,因为身体原因,很多工厂都将她拒之门外。“医生建议我到大医院做进一步诊治,但我没有钱。我不可能让我的母亲放弃治疗,如果这样,即便住院治疗,我也不会心安。”陈丽的语气显得十分坚定,“母亲给了我生命,我为母亲尽一份孝心,是应该的。我的心愿是,希望有工厂能收下我,我想上班,我想救我妈妈……”陈开军告诉记者,目前,妻子的透析费,主要靠远在江苏无锡打工、年仅17岁的儿子陈国亮的工资维持。“儿子每个月仅千余元工资,而一次透析费用就要花500元左右,如果要进行换肾,至少要花30多万元。妻子的病已花了近10万元,我已负债累累。家里的房子快倒塌了,八旬老母亲无人照顾,真不知该怎么办?”陈开军无助地说。母亲和女儿患上同一种病,女儿欲打工挣钱为母亲治病的事,在地区医院传开后,不少市民被深深感动,纷纷前往病房探望徐冬莲。“众人拾柴火焰高。希望大家伸出爱心之手,帮一把这个不幸的家庭。”前往病房探望徐冬莲的市民张先生说。

摘要: 一对年过九旬的夫妻,丈夫住在医院三楼的重症监护病房;妻子股骨骨折不能动弹,住在同一家医院十四楼的骨科病房。咫尺天涯。宁波九旬老人临终想见同楼住院的老伴,院方破例安排最后一面。因多器官衰竭,92岁的冯爷爷打算放弃治疗,出院回家,临行前和女儿说了 ...一对年过九旬的夫妻,丈夫住在医院三楼的重症监护病房;妻子股骨骨折不能动弹,住在同一家医院十四楼的骨科病房。咫尺天涯。宁波九旬老人临终想见同楼住院的老伴,院方破例安排最后一面。因多器官衰竭,92岁的冯爷爷打算放弃治疗,出院回家,临行前和女儿说了最后的愿望:一个多月没见老太婆了,想见一面。家属、医院都知道:这将是结婚68年的老夫妻此生最后一面。10月24日上午,95岁的张奶奶躺在病床上,被推进宁波市鄞州区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牵住了老伴的手。“那天,爸爸已经放弃治疗,但说出院前只有一个愿望,见见也在这家医院的妈妈。见面后爸爸就出院回家,下午1点左右过世。妈妈当天坚持出院,想回家送爸爸最后一程,但到家已经过1点20分了,没送到。”12月27日,冯爷爷的女儿张女士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据她介绍,父母结婚已68年,育有子女4人。9月16日,母亲因前股骨骨折住进鄞州区人民医院。10月9日,父亲因冠心病、心律失常、肾衰竭等住进同一家医院;19日病情加重,进了重症监护病房。因下肢无法活动,张奶奶只能躺在病床上,连轮椅都坐不了,生活起居都要人照顾。冯爷爷病重,也无法上楼探望。“10月24日,父亲说他感觉不行了,想出院,但有一个心愿:好久没有见老太婆了,想见一面。”冯爷爷的女儿说。按医院的规定,家属只能在下午3点到3点半才能探视重症监护病房的病人。但得知此事后,重症监护病房护士长王艳芳觉得这很可能是两位老人此生最后一面,而冯爷爷可能等不到下午再出院,于是立即向科主任汇报。重症监护科主任和骨科主任商议,决定破例为两位老人安排见面。当天10点15分,看护人员将张奶奶的病床推进重症监护病房,与冯爷爷的病床挨在一起。“老人的手紧紧拉住,两个人的眼眶都红了。老爷爷说这辈子不能照顾你了,老奶奶说我能照顾自己,你放心吧,下辈子还跟你一起。两人见面十多分钟,手没有松开过。”王艳芳告诉澎湃新闻。11点左右,冯爷爷出院。“在坐120救护车送父亲回家的路上,我接到妈妈的电话,她执意回家,送爸爸最后一程。家人商量以后,尊重了妈妈的想法,送爸爸到家后,救护车返回医院接妈妈回家。可惜,爸爸下午1点左右过世,妈妈到家已经过了1点20分,没有送上。”张女士告诉澎湃新闻。

图片 1为救病母女儿放弃考研

11年前,丈夫突然病逝,赵青珍为了一双女儿石恋、石贝,独自扛起了整个家。如今,大女儿石恋大学快毕业了,成绩优秀的她打算考研深造,却接到母亲病倒的消息……

11年前,丈夫突然病逝,赵青珍为了一双女儿石恋、石贝,独自扛起了整个家。如今,大女儿石恋大学快毕业了,成绩优秀的她打算考研深造,却接到母亲病倒的消息……

14日,是研究生考试报名现场确认的最后一天,也是石恋在医院守护母亲的第21天。为了照顾重病母亲,这个22岁的女孩与准备了半年的研究生考试失之交臂。

14日,是研究生考试报名现场确认的最后一天,也是石恋在医院守护母亲的第21天。为了照顾重病母亲,这个22岁的女孩与准备了半年的研究生考试失之交臂。

11年前妈妈守女儿;11年后女儿守妈妈

11年前妈妈守女儿;11年后女儿守妈妈

昨日,记者在黄陂人民医院见到了这对坚强的母女。

昨日,记者在黄陂人民医院见到了这对坚强的母女。

下午1点多,赵青珍从昏睡中睁开眼,石恋拿起纸巾帮她擦拭额头的冷汗,轻声在她耳边说:“快出院了,会好的。”

下午1点多,赵青珍从昏睡中睁开眼,石恋拿起纸巾帮她擦拭额头的冷汗,轻声在她耳边说:“快出院了,会好的。”

赵青珍在病床上躺了快一个月了,脸部浮肿,鼻腔还插着氧气管,说话艰难。“要不要上厕所?”“吃点东西吧?”看着女儿石恋、石贝忙前忙后嘘寒问暖,赵青珍一直默默摇头,眼神里满是担忧。

赵青珍在病床上躺了快一个月了,脸部浮肿,鼻腔还插着氧气管,说话艰难。“要不要上厕所?”“吃点东西吧?”看着女儿石恋、石贝忙前忙后嘘寒问暖,赵青珍一直默默摇头,眼神里满是担忧。

石恋是黄陂蔡店乡源泉村人,目前在黄石就读于湖北师范学院四年级。2001年冬,父亲因病离世。“不少人劝妈妈改嫁,但她为了我们姐妹俩,一个人支撑了整个家。”石恋说,她们和肢体残疾、没有劳动能力的二叔,一家四口相依为命,靠务农为生,日子虽然清苦,但在亲戚的帮助下,姐妹俩还能继续学业。

石恋是黄陂蔡店乡源泉村人,目前在黄石就读于湖北师范学院四年级。2001年冬,父亲因病离世。“不少人劝妈妈改嫁,但她为了我们姐妹俩,一个人支撑了整个家。”石恋说,她们和肢体残疾、没有劳动能力的二叔,一家四口相依为命,靠务农为生,日子虽然清苦,但在亲戚的帮助下,姐妹俩还能继续学业。

考研刚报名,母亲再次病倒

考研刚报名,母亲再次病倒

2009年农历腊月二十九,头疼得受不了的赵青珍被送往医院,诊断出是脑溢血。14岁的石贝主动辍学,把读书的机会让给成绩更好的姐姐。

2009年农历腊月二十九,头疼得受不了的赵青珍被送往医院,诊断出是脑溢血。14岁的石贝主动辍学,把读书的机会让给成绩更好的姐姐。

“孩子压力太大了。”石恋的大伯石仁发告诉记者,石恋一直觉得对不起石贝,高考时她两天两夜没睡没吃,原本能考上一本的成绩,结果只考了个二本。

“孩子压力太大了。”石恋的大伯石仁发告诉记者,石恋一直觉得对不起石贝,高考[微博]时她两天两夜没睡没吃,原本能考上一本的成绩,结果只考了个二本。

前年,村里给赵青珍办了低保,石贝也外出打工,家里的生活慢慢改善。石恋决定要考研深造,找份好工作,让妈妈安度晚年。从7月起,她每天早6点起床,晚9点才回宿舍,刻苦备考。

前年,村里给赵青珍办了低保,石贝也外出打工,家里的生活慢慢改善。石恋决定要考研深造,找份好工作,让妈妈安度晚年。从7月起,她每天早6点起床,晚9点才回宿舍,刻苦备考。

但厄运再次降临。10月24日晚,刚刚参加考研报名的石恋接到表姐的电话,得知赵青珍住进重症病房。第二天5点多,石恋就往医院赶。她拿着母亲的CT片去协和医院找心脑血管教授,被告知是烟雾病,武汉目前无法治疗。

但厄运再次降临。10月24日晚,刚刚参加考研报名的石恋接到表姐的电话,得知赵青珍住进重症病房。第二天5点多,石恋就往医院赶。她拿着母亲的CT片去协和医院找心脑血管教授,被告知是烟雾病,武汉目前无法治疗。

石仁发说,10月中旬,赵青珍就头疼得厉害,亲属强行把她送进医院,她还不让告诉姐妹俩。“直到后来她住进重症病房,我们实在不敢瞒了。”

石仁发说,10月中旬,赵青珍就头疼得厉害,亲属强行把她送进医院,她还不让告诉姐妹俩。“直到后来她住进重症病房,我们实在不敢瞒了。”

虽然重症病房每天只有一小时探视时间,但石恋还是寸步不离医院,连家都没回一趟。几天后,在武汉某餐厅打工的石贝辞掉工作,扛着被子赶到医院。

虽然重症病房每天只有一小时探视时间,但石恋还是寸步不离医院,连家都没回一趟。几天后,在武汉某餐厅打工的石贝辞掉工作,扛着被子赶到医院。

20多天日夜守候,母亲病情终好转

20多天日夜守候,母亲病情终好转

主治医生丁峰说,烟雾病只能在北京某专科医院动手术,但治疗需要排队,而且途中赵青珍病情可能会恶化。目前,医院只能采取保守治疗,稳住颅内出血状况。

主治医生丁峰说,烟雾病只能在北京某专科医院动手术,但治疗需要排队,而且途中赵青珍病情可能会恶化。目前,医院只能采取保守治疗,稳住颅内出血状况。

11月11日,赵青珍转出重症病房,医生说,虽然病情稳定了,但至少要卧床休养一个月时间。

11月11日,赵青珍转出重症病房,医生说,虽然病情稳定了,但至少要卧床休养一个月时间。

不知不觉间,石恋已经错过了考研报名现场确认。妈妈催她回去考试,她坚决拒绝了。“考研明年还能再考,我不能在这时离开妈妈。爸爸过世那天,我得知消息后,拉着妹妹往家里跑,可是还是没见到爸爸最后一面。我不能再失去妈妈了,我无论如何一定要救她……”

不知不觉间,石恋已经错过了考研报名现场确认。妈妈催她回去考试,她坚决拒绝了。“考研明年还能再考,我不能在这时离开妈妈。爸爸过世那天,我得知消息后,拉着妹妹往家里跑,可是还是没见到爸爸最后一面。我不能再失去妈妈了,我无论如何一定要救她……”

目前,同学们捐的一万多元钱已花完了,还借了不少外债。石恋准备在黄陂人民医院附近租个房子,和妹妹都找份工作,既可以维持生计,还可以轮流照顾母亲。

目前,同学们捐的一万多元钱已花完了,还借了不少外债。石恋准备在黄陂人民医院附近租个房子,和妹妹都找份工作,既可以维持生计,还可以轮流照顾母亲。(吴质 摄影:胡九思)

本文由澳门旧永利和新永利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